我的碎碎念啊

2020-10-01

昨晚看小说看到很晚,基本上就是没睡几个小时。没想到崩得这么厉害,还有一个原因是放长假。

上学的时候也是会放松自己,当社畜了,没想到还是会放松自己。


晚上本来是想早点休息的,但是被叫去烧烤。没辙,不喝碳酸饮料、不喝啤酒、不吃烧烤,只喝茶吃水果,聊了一下天,11点回家睡觉。

2020-10-02

我知道我在家做不成什么事情,但没想到到了这种程度,一天什么都没干。算了,调整状态基本上是不可能的,直接实施计划,别想太多了。

2020-10-03

一大早的就去正果,准备执行我的 dwj 培养计划

二狗正看着翠花,而翠花整看着铁柱。二狗已婚,铁柱未婚。

问:是否有一位已婚人士正在看着一位未婚人士?

A、是

B、不是

C、无法确定

我表弟选择的是 C,他并没有静下心来思考,看着题目就觉得难,放弃了思考。

题目

给他抽象了一下,然后分情况解释。

讲解

2020-10-04

我没有叫我表弟去做作业,小学五年级的作业按理也不多。

我只是拉他过来,问了一下还剩下什么作业没有做,然后根据他说的列出一个列表来,接着问他【今天下午做一半,明天早上做一半,行不行】。

他说可以,然后就自己去做作业了,我没催促过一次。

list

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只剩下这么点作业,我选择信他。

总体上来说,一个人对我的信任度越高,对我越真诚,我能帮到他的就越多。一句话就是【我能帮助的多少,于他人对我的信任成正相关】


dwj培养计划 执行得还算可以,但是遇到了问题。

运动能力,受限于我的身体,暂时给不了足够的示范和陪伴,只能选择用 keep 来引导。

学习能力,他们家并没有给出足够的示例和支持。

小孩子喜欢看电影看电视看手机,而父母没有培养出孩子的阅读习惯,在孩子做作业的时候还会发出较大声响甚至打断。

我一个成年人在阅读,同等环境下,我都做不到专注阅读。当我阅读的时候,身边有人开着电视看综艺,我的注意力基本上就不在书籍上面了。

环境问题,沟通方式,父母和孩子的沟通方式出现了问题,我表弟有时候会在言语上出现较为激烈的抗争,相处模式上,我家和他家有着类似的问题。

我无法准确的描述出问题,这导致我无法解决问题。最重要的是,我有陷入这种沟通方式的倾向,以一个地位高的人向地位低的人施压的倾向,很痛苦。

环境问题,狗蚤。我被狗蚤咬出好几个包来了,不痛,也不是很痒,但是我担心再多待一天会有更多的包。

所以我选择提前一天终止计划,把自己脱身出来。


【吃完这些吧,吃不完就只能倒了,别浪费】,这一句话像是魔咒,一句话就能让我吃到撑,大晚上的因为吃得太撑导致睡不着,上了好几次卫生间。

吃不完咱就倒了呗,没必要让我吃完。小时候就是这样吃胖的,没想到一个不小心克制不住,吃到撑了。

2020-10-05

两周一饭,第 5 期,请我表哥吃饭。吃完饭之后从增城区回海珠区,1小时46分钟,从增城广场地铁站到住处。

回到租的房之后,感觉就对了,该干啥心里有数。

2020-10-06

早上图书馆,下午图书馆,晚上游泳馆,我根本不需要人管。


游泳的时候,我一直在想,别人游泳的时候到底在想什么。

2020-10-07

旅行是一件只要提及就已经开始的事情。


在孩子做出错误的事情时/后,告诉他什么是错的,什么是对的,然后做出正确的示范。

在执行 dwj 培养计划的时候,我是在我表弟家的,那会发生了一件事情。

有一道菜是粉丝,做得很清淡(为了合适我的胃口),我表弟觉得很淡,没有味道。我姨妈说【你可以把粉丝沾一下酱油】。

我表弟直接沾了不少的酱油,然后吃下粉丝。

我姨妈说【傻了吗,哪里有你这样吃的】

我表弟剧烈反击【你是这样说的!】

沟通上存在着问题,如果一开始说的是【你可以把粉丝沾一下酱油,不要太多】,然后做一个示范,后面就不会闹得不愉快。

如果没能做到,看到用粉丝沾了一堆酱油,然后吃下。可以选择摇摇头傻笑,然后告诉他酱油可以少一点,再做一个示范,也不会搞得不愉快。

在我还小的时候也有类似的事情发生,我吃饭的时候夹菜,我妈说【去,哪里有人像你这样夹菜的】

我没感知到我做错了什么,我只感知到我被禁止夹菜,我肯定是要反抗的,难不成我只吃饭不吃菜吗。

等过了很久之后,我才意识到原因。我夹菜的时候,姿势/手法不对,袖口碰到了菜,不卫生。

说出什么是错的,再说什么是对的,接着做个示范,问题就解决了。

只说你是错的,只会引起逆反心理。

2020-10-08

今天一早上就去 广州图书馆,目的是《特工训练手册》和 《花艺设计原理》,没想到找不到《花艺设计原理》。

特工训练手册

APM 线,(Automated People Mover System),没有司机的,前后都能看到外面的景色。

APM线

2020-10-09

放完长假回来,工位上有喜糖,财务小姐姐的。

喜糖

2020-10-10

叶子黄了,只能剪下来当插花。

龟背竹

2020-10-11

坐地铁,发现一位乘客开了高德地图在导航,【前方两百米右转】、【手机GPS信号弱】。

大哥,你是乘客,不是列车员,参与感要不要这么强🤣


两周一饭,第 6 期

姓名缩写:why;性别:男;地点:广州市增城区万达广场;餐:午餐;食:椰妹原生态椰子鸡。

我师兄,在面教的群里面随便加的。后来在朋友圈写 两周一饭 的进展,然后师兄看到 【2020-08-08,第 1 期】发现原来我是中钧的。

师兄他中大,然后大三去日本,接着国外考研。而我,渣二本毕业🤣

和师兄聊,师兄说现在的韦霞校长很有魄力,把学校的硬件环境搞得越来越好,让我想起了我高一住地下室导致大腿内侧湿疹的事情。

郑中钧中学,五年对比

虽然学校现在硬件环境变好了,但是生源却不行了。

增城从增城市变成了广州市增城区之后,那些本来上增城中学(重点中学)的学生跑去了广州别的区上高中,导致增城中学的生源只能向下兼容一下,说白了就是抢走了郑中钧中学的部分生源。

中钧只能同步向下兼容,于是生源质量就不如以前了。生源不行,大概率会出现很多幺蛾子。

师兄给我说了一个例子,一个女生出去夜蒲,第二天早上也没回到学校,老师找家长,家长去报警。最终发现那女生是去蒲了,有监控拍到。

问那位女生晚上去干啥了,那女生说【急诊,去医院了】,演技一流。如果没有监控,说不定就真信了。如果我是老师,我肯定询问 N 连【现在还好吗,什么病啊,病例我看一下,费用找你爸妈报销一下】

还有一个例子是晚上不睡觉,闷头在被子里面当代练,白天补觉的学生。

师兄问我:“你那会的级长是谁,班主任任课老师那些呢”

我:“……,不太记得了”

我事后花费不少时间才想起部分任课老师。

谈到谈恋爱这件事情,师兄有被催婚,别人孩子都能走了;而我,大学刚毕业,虽然母胎单身,但是没人催婚。

而且我现在才执行到计划的第二步,没有谈恋爱的打算。

  1. 自己有个相对完善的人格
  2. 处理好和父母的沟通模式以及一些相关的问题
  3. 构建亲密关系

2020-10-12

名创优品的头部按摩器,舒服的。

头部按摩器

2020-10-13

见更多的人,了解未曾了解过的职业和生活,探索多样性。


告诉自己,5 分钟,就看 5 分钟。然后,我就把这书看完了。

是时候找个人聊 5 分钟了。

零基础美食摄影

2020-10-14

今天去游泳,在游泳池里面看到池底有疑似面条的东西。

2020-10-15

环境真的很重要。今天去理发,理发的阿姨和她的熟人们聊天,各种生殖器官都被说了出来。虽然用粤语说这些很大多数都是语气助词、形容词,但是就不太合适。

我戒粗口有一段时间了,颇有成果。但是今天理完发之后回到注册洗澡,洗着洗着照镜子,说了一句【我真的是好 X 靓仔啊】。

被同化了。

2020-10-16

2020-10-17

今天坐高铁去深圳请人吃饭,中午一个,晚上一个。规划上是这样的,实际上并不是这样。

具体表现为,我是被请的,他们下手比我快。没辙,只能是重新找个机会请他们吃饭了,估计会拖延很久。毕竟,18年请我吃饭的,20年我都没请回去,还在规划。

2020-10-18

今天一早上就坐地铁去白云机场附近拍飞机,具体是在高增站下车,然后坐朋友的小电驴去明星村。

其实也好找,去到之后问一下村民就可以了,甚至会告诉你最好的地点是在哪;或者直接坐地铁站 B 出口那边的摩托,直接到位。(原来广州别的城区也是有摩托的,不只是增城区有)

大概的观测位置

飞机降落,其实声音也不大,不需要带耳塞之类的。

到了之后发现有一对情侣在拍婚纱照,两个女生,我确实爱看这种,羡慕死我了。

照片

照片

因为是在村子里面,所以会有行人和车辆经过;早上一般是 5 分钟左右就一架飞机降落;

最好的方式就是带上专业设备去拍,手机虽然也行,但是就没那么好;飞机经过的时间很短,适合拍照的时间更短,连拍,不要停。

飞机

2020-10-19

最近状态不太行,最主要是原因是又看网文了。一开始就停不下来,熬夜到 12 点,时间精力都扔进里面了。

更惨的是,看网文的时候,我还爱开个小窗口看小黄片。一个坏习惯冒头,别的坏习惯就自然而然地冒头。好在最近广州天气凉了,睡眠质量有所提升。

戒网文,戒色。

2020-10-20

问问自己,有什么,要什么,愿意失去什么。

2020-10-21

突然意识到我违背了自己的原则,当初把原则写下来的时候就是因为某些事情一旦做了,就很难控制住自己,需要付出足够的代价才能脱离不好的状态。

被欲望控制之后,我没有办法中止,只能是尝试加快速度,结束被欲望控制,进入贤者时间。

今日恢复锻炼。

我

2020-10-22

https://m.sohu.com/a/426040639_120146415

外卖骑手,困在系统里

被困在系统里的外卖骑手,自身无论再怎么努力优化,还是玩不过改变规则的。美团的“八分钟”、饿了么的“五分钟”,声明上是给外卖骑手更多的时间,实际上我不了解。

特朗普政府试图用国安法来低价收购 Tiktok,他们给的规则就是这样,张一鸣自身能做的大概率只有优化。中国政府出手,用出口技术限定“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”的出口,规则变了。

赌场是别人开的,规则是别人定的,赢不了的。

我不懂,我瞎说的。